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类 > 科学技术

科技创新人物 何高文:大洋深处探矿藏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陈惠玲 发布时间:2020-11-03

17次远航太平洋、8次担任首席科学家,27年来,他投身深海大洋科考一线,带领团队挺进南极半岛海域,探索海底矿产资源奥秘,倾心探寻国际海底战略矿区。从中国大洋科考的一线,到战略资源外交谈判的舞台,他的人生和中国深海大洋矿产资源勘查事业紧紧相连。

他就是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中国地质调查局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副总工程师何高文——

何高文在中国第33次南极科学考察“海洋六号”航次科考途中

投身大洋科学考察,专注国际海底新矿区申请

1993年夏,25岁的何高文从长春地质学院矿床学专业硕士毕业,来到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每到夏秋,他都要登上科考船,参加太平洋科学考察航次;返航后,又紧接着参与项目科研工作。在野外实践和科研工作中,何高文崭露头角,作为技术骨干参与了中国大洋多金属结核开辟区矿区优选文书编写工作。

1997年,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组织“海洋四号”(现名为“海洋地质四号”)船在太平洋首次开展了富钴结壳资源调查。这是中国大洋矿产资源勘查的新起点,也是何高文事业的新起点。2003年,何高文首次担任“海洋四号”船大洋航次首席科学家兼临时党委书记,率队出征太平洋,圆满完成科考任务。同时,他还担任富钴结壳勘探区申请书编写组组长,与同事们系统收集整理了我国在太平洋调查的有关资料,编制系列基础图件,优选出资源前景较好的海山,提出多种矿区组合方案,研究提出了我国富钴结壳勘探矿区申请方案建议。

2010年,何高文作为技术顾问,首次随中国政府代表团参加了国际海底管理局第16届会议。在提交会议审议的富钴结壳勘探规章草案中,规定每个申请者只允许最多保留500平方公里矿区。基于多年调查分析数据,何高文和团队建立了我国富钴结壳矿址面积模型。他们认为,至少要保留1000平方公里才能满足将来开采需要。次年7月,国际海底管理局第17届会议理事会再次审议讨论富钴结壳勘探规章草案。中国代表团提出了针对矿区面积等关键条款的修正案文,要求对原有规章进行修改。为配合外交工作,何高文精心准备,在大会上作了矿区面积问题专题学术报告,以丰富的科学考察数据和合理的理论模型,充分论述了扩大矿区面积的必要性,得到与会代表极大关注。

2012年,国际海底管理局通过的《富钴结壳勘探规章》中采纳了中国建议案的关键内容。此后,在掌握大量科考资料基础上,我国在第一时间提出了富钴结壳矿区申请并获得批准,成为世界上首个同时拥有多金属结核、多金属硫化物和富钴结壳3种主要国际海底区域矿产资源专属勘探矿区的国家。

经历这场没有硝烟的海底资源之战,何高文和同事们有了更广阔的视野。近年来,他们以服务国家需求、维护我国海洋资源权益为己任,先后完成了我国载人潜水器“蛟龙”号7000米级试验区选址调查,在西太平洋开展深海稀土和富钴型结核两类海底矿产勘探目标调查,积极履行我国勘探合同年度任务,为我国履行国际义务做好支撑。

开拓新领域,探索南极海洋地质调查

2016年,组织南极半岛海域科学考察的新任务交到何高文手上。

南极是地球上风暴最为肆虐、最寒冷、最多冰雪且最干燥的地区,南极大陆是地球上最为古老的陆块之一,是人类认识地球、了解宇宙的一把神奇钥匙。

此前,我国已先后组织了32次南极科学考察,其中在1990年~1991年,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曾组织“海洋四号”科考船参加我国第7次南极科学考察,对南极半岛附近的布兰斯菲尔德海峡及乔治王岛开展过系统的海洋地质地球物理综合调查。时隔26年后,作为中国第33次南极科学考察的一支重要力量,在中国地质调查局的领导下,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重返南极,组织“海洋六号”(现名为“海洋地质六号”)科考船开展南极半岛附近海域海洋地质地球物理综合调查。何高文受命出任这一航次的总首席科学家。

从2016年7月到2017年4月,“海洋六号”船从广州出发,由西向东横跨太平洋,越过赤道,一路向南直抵南极半岛海域,先后完成中国大洋科考第41航次、中国地质调查局深海地质调查航次,及中国第33次南极科学考察“海洋六号”航次任务,历时232天,航程约7万千米。

在南极科考期间,何高文带领全船72位科考队员克服了航程长、航渡距离远、作业区跨度大、极地远洋气象条件复杂、高纬度海域航行经验缺乏等重重困难,精准预测天气变化,科学调整海洋作业安排,抢抓有限作业窗口期,“六进六出”南极科考工区,安全穿越浮冰带,超额完成了科考任务。

此次科学考察获取到一批高精度、开创性科考成果,实现了我国海洋地质调查综合能力的全面提升,有效探索了新时期“多船多站”“海陆联合”的极地科考新模式,圆满完成了国家赋予的海洋地质科学考察重任。

关注海洋矿产资源绿色开发

何高文始终行进在探寻大洋海底矿产资源的征途上。从业以来,他先后主持完成10余项国家专项科研项目,获国土资源科技奖二等奖两项,海洋工程科学技术奖特等奖、海洋科学技术奖一等奖、海洋创新成果奖二等奖各一项,并获评全国地质勘查行业首届“十佳最美地质队员”称号,荣获中国大洋协会“突出贡献奖”等;入选2013年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2016年入选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2017年被授予“国土资源部科技领军人才”称号,2019年入选自然资源部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第二梯队。

近年来,作为中国代表团技术顾问,何高文持续参加国际海底管理局年会,一直关注着国际海底勘探开发的新动态,思考着如何更好地实现海洋环境保护与履行国际海底勘探合同义务。

他敏锐地关注到,一些海洋国家正在借助海洋开发技术,加快唤醒海底资源。何高文指出:“当今时代,世界各国在国际海底的活动,正在由过去‘跑马圈地’的勘探阶段向着‘精耕细作’的深海开发阶段过渡。伴随着海洋科技突飞猛进,深海矿产资源开发正在从遥不可及变成即将到来的现实。”

何高文指出,我国海洋经济的潜力远未充分发挥。他期待着,海洋矿产资源绿色开发时代的到来。何高文说:“在全球范围内,深海矿业即将迎来一轮新的热潮,我国应借助新科技力量,秉持开发与环保并重的理念,在新一轮‘深海淘金’中发挥引领作用,丰富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内涵,造福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