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类 > 地调要闻

用敬业诠释工匠精神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周飞飞 王岩 发布时间:2017-05-03

 

陈毓川院士参加《中国矿产地质志·江西卷》首发赠书仪式

 

汪青松(左)在野外

 

危岩地灾治理现场

 

查看施工设计

 

野外地质灾害调查

 

“工匠精神”意指工匠以极致的态度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是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对地质工作而言,工匠精神也是一场品质革命,可以带动单位的转型升级和长远发展。

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通讯员为我们讲述地质工作者如何用敬业诠释工匠精神。

 

科学更要精益求精

记者 周飞飞 通讯员 王 岩

 

 “科研工作不仅仅需要创新精神,更需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4月2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对记者说。

陈毓川认为,目前他与全国上千名地质工作者正在研编的《中国矿产地质志》,就充分体现了工匠精神的重要。“因为,无论是从史志编撰、出版发行角度,还是从科学研究、实际应用角度,都必须做到准确无误、精细全面。这是对志书的质量负责,也是对中国地质矿产事业负责。”

《中国矿产地质志》是我国第一部涵盖全国及各省(区、市)全面总结区内现代矿产地质工作的矿产调查、勘查和科学研究成果的志书,其目标就是全面汇总及进一步丰富发展全国及各省矿产资源地质及重要成矿规律,提升对全国全部矿产矿情的掌握,从而为国家制定有关规划、发展矿业、推进矿产勘查开发、提高矿产资源保证程度服务,同时为地质科技界、教育界提供丰富的矿产地质科研、教育资料,并为各行业、广大国民提供全面的矿产资源国情及矿产地质科学知识。

2014年,项目经过了长达两年的筹备预研究后正式启动。为了保证《中国矿产地质志》成为经得起历史和科学的考验的志书精品,项目成立了由时任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钟自然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并编制下发了《中国矿产地质志·省级矿产地质志研编技术要求》,实现了全国研编工作的标准化,为全国矿产地质志研编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规范和指南,在江西、云南、新疆预先进行了试点研编工作。同时,为了全面做好技术要求培训工作,努力提高矿床学研究的整体水平,仅2015、2016两年就举办培训20场次,培训人数达上千人,培训效果显著,为矿产地质志研编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如今,《中国矿产地质志》已经正式出版专著3部、专题图件1套,分别是:矿产地名录卷、建材非金属矿卷(普及版)、江西卷、新疆卷的5时段成矿系列图等。目前正在排版校稿的志书有4部:典型矿床简编卷、河南卷黑色金属、化工矿产卷(普及版)、铀矿卷(普及版);更多的则已完成初稿,进入了初审阶段。

陈毓川告诉记者,质量是《中国矿产地质志》的生命,项目组始终对质量问题“零容忍”。比如:在对磷矿卷进行初审和讨论的过程中,就专门指出了志书中有关“湖北省黄梅县塔畈磷矿”名称的表述。“初稿中这一磷矿名称有时为塔板、有时为塔饭,还有塔阪、搭饭……即使来自不同版本不同类别的资料,但在我们这里必须核实并统一。”

他透露,为保证出精品,项目将改进、完善评审验收制度,在加强三级质量管理的日常工作中,由研编单位负责成果的预审,省主管部门完成省级项目的初审和分成果的终审,层层把关,保证质量,为及时出版、及时服务地方矿产工作创造良好条件。

周密部署、严格规范、精益求精就是“工匠精神”的表现。如今,不仅“编制矿产地质志,全面反映矿产勘查成果和成矿规律”已经写入《国土资源“十三五”规划纲要》,而且,《中国矿产地质志》系列成果也已列为国家“十三五”重点图书。

“这些都是对研编《中国矿产地质志》的鼓励和鞭策。我们唯有坚持严谨、精细和坚持的工匠精神,久久为功,弛而不息,才不负国家人民的重视和期待。”陈毓川强调。

 

潜心攻关找大矿

通讯员 张孟姝 郭 佳

 

他是年轻职工心里亲切的长者,是同事眼中不辞辛苦的“拼命三郎”,还是同行里公认的资深专家。30年来,他始终奋斗在科研生产一线,用责任担当诠释着新时期地质人的工匠精神。他就是安徽省勘查技术院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和院级学科带头人,中国地调局、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受聘专家汪青松。

汪青松常说,我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找矿、找大矿。

2013年12月,由汪青松负责的《濉溪县杨桥孜铜钼金矿普查》项目获得重大找矿突破,探明铜金属量3.51万吨,平均品位1.01%;金金属量8.706吨;伴生有大量银、镓、钨、硒、碲、钼、硫等有益组分,综合利用条件好,为中型规模金多金属矿床,也是皖北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规模金矿床。濉溪县杨桥孜是皖北地区及华北陆块地区为数极少的金铜铁三位一体成矿区,该矿的发现为皖北地区找矿和华北陆块寻找金矿提供了重要线索和思路。

历经10余年技术攻关与实践摸索,汪青松创建了“循环渐进式覆盖区综合找矿”模式,解决了厚覆盖层下矿化信息探测难题,形成了“第四系厚覆盖区找矿突破关键技术”,在皖西北铁矿、淮北综合找矿、铜山铜矿、庐江泥河铁矿、怀宁月山深部CSAMT法找矿等30余个地质找矿项目中推广应用,为覆盖区和深部找矿提供了技术支撑,发现大型矿床3处、中型矿床6处、小型矿床4处,产生了巨大的潜在效益。项目找矿成果还解决1万余名老矿山企业职工就业问题,为安徽省经济发展和和谐稳定作出应有的贡献。

汪青松深知,创新是发展的不竭动力。正因为如此,他在国内率先引进加拿大凤凰公司生产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TXU30-V8地球物理勘探系统,并顺利完成消化吸收和配备国产发电机试验工作,在全国范围内起到了示范作用;引进先进的勘探技术,在安徽省率先应用了CSAMT、TDIP、AMT等物探新方法,取得了一大批找矿成果;总结物探找水工作经验,创造了松散孔隙型地下水资源物探评价方法—水量因子法(横向电阻率法),主导开发了工程场地震级测试方法,完成了多个开采矿山测震和安全评价工作,均填补了省内空白;组织创建安徽省电法勘探重点实验室,成为安徽省国土资源系统首个重点实验室。

如今,在地勘事业转型发展的进程中,汪青松正努力带领技术人员主动谋划、认真探索,积极拓展地质服务,为地矿事业发展继续增光添彩。

 

地灾治理“大工匠”

记者 黄 强

 

不放过任何一处细微的地表变形破坏特征,认真细致地调查、测量、分析岩性、思考……这是去年9月,广西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副总工程师莫运松在一个滑坡现场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地质灾害治理技能竞赛的场景。在这次竞赛中,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大赛特别奖。今年2月,莫运松被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授予“广西技术能手”称号,同时被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授予广西五一劳动奖章,被同行誉为“治灾工匠”。

成绩的取得,与莫运松的钻劲和地质灾害防治工程实践经验的长期积累密不可分。他自1991年毕业于西安地质学院,分配到广西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便与地质灾害治理工作结缘。

2002年,莫运松参加长江三峡工程重庆市万州区、丰都县和云阳县的库区地质灾害勘查设计工作,任项目负责,与同事们一起克服了滑坡区山高坡陡、雨天路滑等困难,倾心研究。为了摸清地质情况,他常常趴在乱石中。他们针对不同区域制定出不同方案,最终提交地质灾害勘查设计成果报告,并得到重庆市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专家组的高度评价。

2005年,受“6·8”特大暴雨的影响,广西梧州市榜山东侧斜坡发生坡面泥石流、崩塌、滑坡地质灾害30多处,320户1000多人被迫撤离。7月,莫运松负责地质灾害勘查、施工图设计项目。根据地质灾害有坡面泥石流、崩塌、滑坡等多种灾害类型,分布面积广、区域内民房密集的特点,莫运松带领项目组采取了地表截排水沟、挡土墙、锚杆、格构梁、喷射混凝土、清理土石方、恢复坡面植被等综合治理措施。最终,该项目获得2011年度广西优秀工程勘察一等奖。

近年来,他主持或参加了《桂林市基岩及其与地面塌陷的关系研究》《桂林市西城区岩溶塌陷灾害勘查》《广西环境地质调查报告(1:50万)》《广西山区公路工程滑坡防护治理技术研究》《桂林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地质环境条件适宜性评价》《桂林地下空间结构设计导则》等10余项大中型专题科研项目,在业内产生重大影响。

莫运松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地质灾害专业等方面获省部级优秀勘察设计一等奖5项、二等奖7项、三等奖2项。由于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成绩突出,2012年,他荣获“广西十大优秀地质灾害防治专家”荣誉称号。

 

“建东效率”是这样炼成的

特约记者 蒋玉奎 记者 罗会江

 

经常在“生命禁区”施工的地勘人大都知道一个词——“建东效率”,即高海拔小口径岩芯钻探施工平均台月效率780米和最高台月效率1123米,以及平均岩矿芯采取率高达98%的超人纪录。它的创造者,就是四川省地矿局四○三地质队钻探技师张建东。

人们知道,一个个耀眼的成绩,源于他40多年的探索,更源于他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钻探中,坚硬岩层、断层、溶洞、流沙等各种复杂的地质结构都可能遇到,能否钻得深且钻得快,就看手上有没有真功夫。别人干不下去的工程,张建东总是临危受命接着干,而且总是干得很出色,被大家誉为“救火队长”。

2003年,他接手红原刷金寺金矿钻探施工。为了搭建一座运输用木桥,张建东第一个跳入冰冷刺骨的小溪扛木架桥,带领同事们一干就是两个多小时,上岸时,腿脚都不听使唤了。针对提钻取芯施工进度慢、岩芯采取率低的状况,张建东在项目部所有机台推广采用绳索取芯技术,大大提高了钻进效率,岩芯采取率达到95%以上,被业主澳大利亚金康公司树为“样板工程”。

钻探行业遇到坚硬打滑的情况,经常要把深入地下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的钻头取出来,用酸浸泡出刃后再钻探,大大影响了施工效率。能不能在不取出钻头的情况下直接出刃?张建东作了很多尝试,比如往孔里加刹车片、碎玻璃,最后,他发现新鲜的石英石最有效果。在选对材料的同时,操作钻机的速度和力度也有很多学问,张建东为此还专门编出一套口诀。

2005年,张建东带队来到海拔3500米到4800米的甘孜州杨柳坪勘探铂镍矿。除了高原反应,伴随他们的还有雷雨和泥石流的考验。“再苦也要干!”张建东与同事们仅用4个月就完成5600米的工作量,平均台月效率是同一工地上其他施工队伍的两倍,平均岩矿芯采取率高于一般钻探队90%,被业界誉为“建东效率”,让四○三队小口径钻探名声更加响亮。

2008~2010年,在四川会理拉拉铜矿红泥坡深部找矿施工中,队上将刚购回的全局第一台动力头全液压钻机交给他。他率项目部的同事边学边干,很快就熟悉掌握了钻机操作规程和工艺,并不断攻坚克难,终于成功完成了会理红泥坡——板山头铜矿区的ZK-501孔施工,孔深达到2067.68米,创造了四川乃至西南地区小口径岩芯钻探孔深的新纪录。

张建东说:“一个人的力量太小,只有把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给更多的年轻人,让更多的年轻人成长起来,才能把工程干好。”张建东积极响应队上开展的“师带徒”活动,带出的7名徒弟都当上了机班长,有的还成长为项目经理,成为403队钻探施工管理的骨干力量。

如今,为了拓展钻探市场,57岁的张建东率团队从三州转战到新疆戈壁,继续冲锋在最艰苦的钻探一线。

 

责任,是心头最重的事

记者 张瑞利

 

在福建省地矿局向中国地质矿产经济学会推荐第二届“最美地质队员”时,推荐小组从多位候选人中选中了邓鼎兴。

邓鼎兴,福建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地质环境分院院长,也是第七届福建省地质科学技术奖“银锤奖”的获得者。

他曾参加福建省闽江水口水库岸带环境地质研究、福建省棉花滩水电站库区环境地质调查等项目野外调查和室内研究工作,和同事们上山、下河,细致入微。他一再强调,这些项目事关库区群众生产生活的安全,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他们所提建议多被主管部门和库区所在地政府采纳。

2000~2003年,他带领地质大调查项目福建省沿海及重要经济区生态环境地质调查项目组,奋战在福建省北至福鼎南至诏安的调查区,在严格遵守技术规范规程的同时,创造性采用容量指数法评价地质环境容量,大部分成果已被当地政府采纳,应用到经济发展规划、工程建设强度控制和地质环境保护中。

2010年以来,他负责了“福州市浅层地温能调查”“福建省浅层地温能开发利用区1:5万水文地质调查”“福州地区地热资源调查评价”等项目。从项目设计到野外调查与试验、资料整理与成果编制等环节,他都严格把关,力求野外调查更细一些、试验数据更准一些、问题研究更深一些,项目成果均获专家好评。2003~2010年,他负责的3个国家地质公园和上杭紫金山国家矿山公园的野外考察和申报材料编制工作,都受到好评。他还曾负责或主持过30余项大、中型重点工程勘察项目,9次获得全国或省优秀工程勘察奖。

邓鼎兴在实践中学习积极钻研业务,解决难题。他在负责省重点项目永安至宁化高速公路(永安至明溪段)工程勘察时,综合利用钻探、物探等方法解决了湖峰特长隧道中的破碎带、软弱岩体等工程地质问题。他还曾首创分析论证斜坡地段地下室抗浮设防水位应对比地下室的结构分级分段取值方法,被多项工程所采用,为山区地下工程建设节省了人力、物力、财力。他每年不少于4个月战斗在一线,获取大量一手的野外原始地质资料。

20多年里,急、难、险、重任务成了邓鼎兴的“家常便饭”。他主动报名参加了福建省地矿局赴甘肃陇南地震灾区地质灾害排查队,并担任了地质灾害排查组组长,几度遇险;2016年5月,福建省三明市、南平市等地发生特大暴雨,他作为地质灾害应急专家组成员,冒着滂沱大雨,奔走在随时可能出现崩塌滑坡险情的南平相关县(市)地质灾害应急现场。

近年来,他负责了福建省宁化县、建瓯市、屏南县等县(市)的地质灾害详细调查等公益性地质项目,以科学客观的调查成果服务当地防灾减灾工作,多次被福建省地矿局授予先进工作者和践行“三光荣”精神标兵等荣誉称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