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首页 > 工作动态 > 地质行业信息

矿业指数,观察中国矿业发展的晴雨表

——访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资源经济管理研究室副研究员余韵博士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腊平 发布时间:2017-04-10

矿业指数被称为观察矿业发展现状和趋势的晴雨表。自2016年9月23日我国自主编制的矿业行业指数首次对外正式发布并启用以来,迄今已快半年。矿业指数在实践中经受了考验,并且逐步得到业界人士的认同。

在中国矿业报正式推出并定期公布这套矿业指数(见右侧边栏)之际,中国矿业报记者专程采访了专题研究矿业行业指数并参与编制这套指数的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资源经济管理研究室副研究员余韵博士,并就矿业行业指数研究、编制的背景、目的、编制方法、指数体系以及在实践中应用的情况进行了访谈。

中国矿业报记者(下称“记者”):用指数来研判行业的发展现状和趋势,是国际通行做法。我们想了解一下,余韵博士与研究团队决定研究矿业指数并立志搞一套我国自主编制的矿业指数的初衷是什么呢?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余韵博士(下称“余韵”):行业指数萌芽于1888年,历经初始发展、蓬勃发展、持续发展和创新发展等阶段。行业指数编制的理论基础是经济周期波动理论,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关于经济周期的重要论述、熊皮特自维持内生周期理论、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理论、基得兰德等实际经济周期理论等。经济周期波动冲击因素亦即主要经济变量理论,包括古典主义、货币主义、新供给主义等。经济周期波动特征理论包括基钦周期,朱格拉周期,库兹涅茨周期和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以及厉以宁短周期、中周期和长周期等时间类型;经济周期波动的非对称性特征;谷值与峰值。

当前,国内外与矿业相关的行业指数主要有:美国地质调查局有色金属工业指数、钢铁指数、铜指数、铝指数、非金属指数,加拿大能源可持续发展监测评价指标体系;国内的行业指数有中国宏观经济景气行业指数,中国经济产业景气指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行业景气监测平台等。

从国内的行业指数来看,虽涉及矿业行业,但要么是包含于宏观经济指数之中,要么是矿业行业中某个单一的微观指标,且基本上没有明确一致指数的范围。因此,长期以来,中国矿业研究者在研究行业现状和趋势时,均引用国际相关公司编制的指数。而从国内已有的行业指数来看,矿业行业指数要注重解决一致指数数据缺失问题。例如,GDP是研究经济周期波动的重要指标,但我国GDP缺少月度核算资料,而季度GDP也是从1994年才开始发布的,数据的时间长度有限。鉴于上述情况,编制一种既包括我国矿业行业整体而又涵盖矿业各子行业的矿业行业指数,使指数结果更符合我国矿业实际,是一件创新性的研究工作。

记者:据我们了解,余博士与团队开展的矿业行业指数编制专题研究,是中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调查工作项目,能不能请你简要地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和这个指数?

余韵:2013年至2015年,我们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承担和完成了《重要矿产资源市场监测与综合评价》(中国地质调查局地质调查工作项目,编号:12120113093200)项目的研究,在此基础上对矿业行业指数编制进行专题研究,形成了以中国数据为主的矿业行业指数,也是基于我院长期以来对矿业经济形势跟踪和分析的结果。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编制的中国矿业行业指数,是一个以矿业开发环节为主体、以重要矿产供需为中心、以市场价格和景气程度为表征的能够及时客观地反映矿业市场系列指标变化趋势的综合指标数值。中国矿业行业指数能够反映矿业景气程度,以稀缺性、战略性、关键性为特征的重要矿产资源市场动态,矿业经营态势,以及矿业行业宏观调控的实际效果;能够及时掌握矿业市场中的异常性、苗头性、动向性等新问题,并对矿业发展趋势进行预测和研判;能够为资源管理部门积极应对市场新变化、引导矿产勘查开发总量和结构调整等方面提供决策支撑;同时,为矿业企业生产经营决策或避险等方面提供参考依据。

在研究编制矿业指数过程中,除了得到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的鼎立支持外,这一成果还得到了国家信息中心、中科院、社科院和中国指数研究院有关专家的支持。

记者:矿业指数的编制比较复杂,而除了借鉴,国内外又没有现成的或接近的东西可以“拿来”。能不能请余博士详细地介绍一下中国矿业行业指数的编制方法?

余韵:行业指数的的编制主要有扩散指数法和合成指数法等基本方法,指数编制和运算过程中涉及时间序列分解与季节调整、增长循环与趋势分解、时差相关分析等数学、经济学和统计学方法。合成指数法是编制矿业行业指数的蓝本。本研究基于相关的经济学原理,借鉴美国全国经济研究局和美国商务部的合成指数方法(Composite Index,CI),结合我国矿业行业实际情况,用以编制我国的矿业行业指数。

合成指数是观察矿业发展和重要矿产资源市场变动轨迹的数量标识。其中,先行指数(Leading Index),亦称领先指数,是反映矿业行业市场态势的早期信号,是可以预测未来矿业行业市场波动趋势的指标。一致指数(Coincident index),亦称同步指数,是可以同步反映当前矿业行业市场态势的敏感性指标,不预示将来的变迁,而只表示正在发生的情况。滞后指数(Lagging index),相对于矿业周期波动进程,其特点是在指标的时间上显得滞后,一般来说,指标的峰值或谷值比矿业周期波动的峰值或谷值滞后若干个月。

合成指数的关键是“合成”或“综合”,并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反映周期波动过程的整体性;二是考虑周期影响因子的关联性;三是分析周期波动方式的复杂性。周期波动是通过一系列矿业经济活动来传递和扩散的,任何一个变量本身的波动过程都不足以代表矿业行业市场整体的波动过程,因而对矿业周期波动的判断不能仅仅依靠某个单一的影响因素,为了正确测定我国矿业行业市场波动状况,必须综合考虑生产、消费、投资、贸易、财政、金融、企业经营、就业等各领域的综合变动及相互影响。

矿业周期波动变化是一个多侧面、多过程经济活动的综合体,很难用一个单项经济时间序列全面说明其波动和变化的全貌。同时,经济活动的复杂性又决定了矿业经济各部分的运动常常不一致,从而又给确定基准转折点带来极大的困难。目前,通常的做法是选择一组重要的经济指标,这组指标被认为其波动与矿业发展周期大体上一致,并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矿业行业市场的周期变化。美国、日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以工业生产指数为基准值,但我国没有发布工业生产指数,所以本研究采用月度产值指标作为矿业行业指数的基准指标。中国经济属于增长型经济,矿业行业大部分指标的绝对值增长且增长率波动,但考虑到2011年以来有部分指标出现负增长率,所以本研究以增长循环为基准分析矿业行业景气波动。同时,对矿业发展增速的分析采用类似于宏观经济的评价方式,其结果更易于理解。

基准日期是指经济波动达到经济周期的高峰和低谷的时间点,即历史上周期波动的转折点日期。一旦基准日期确定,周期的持续期间、扩张和收缩时间也就确定了。所以,基准日期既是分析波动周期及波动来源的主要依据,又是确定经济变量相互之间时差关系的基准。回顾我国矿业发展历程,改革开放初期是矿业行业周期波动的转折点,根据已有数据,本研究将1990年确定为矿业行业指数的基准年。

记者:研究编制矿业指数,且要成为一个行业的“晴雨表”、“风向标”,选择一套合适的指标体系至关重要。请余博士给我们介绍一下咱们团队在这方面的创新;还有,中国矿业行业指数的指标体系与别的或国外类似指数比较,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余韵:的确,指标体系至关重要。指标是说明总体数量特征的概念。指标一般由指标名称和指标数值两部分组成,体现出事物质的规定性和量的规定性两个方面的特点。矿业行业指数包括三个方面的指标:一是能够准确反映矿业行业市场发展状态的一致指标;二是能够科学判断矿业行业市场趋势的先行指标;三是能够完整回馈矿业行业宏观调控效果的滞后指标。

谈到指数指标选取,我们主要遵循以下几个原则:一是经济上的重要性原则。所选指标在反映矿业行业市场发展状态和趋势上是特别重要的,在矿业行业市场发展某个环节某个领域某个方面具有代表性,指标汇合起来可以完整、系统、全面地描述矿业行业市场的基本状况。二是统计上的充分性与及时性原则。所选指标数据区间较长较完整、覆盖面大、可信度高。能按时定期地统计数据并予以公布,指数在公布后的1至2个月内即能使用。例如,GDP是重要经济指标,但由于GDP只有季度数据,并不适合作为矿业行业指数的指标。三是周期波动的对应性原则。所选指标的峰值、谷值应与矿业周期波动基准日期的峰值、谷值有稳定的对应关系。如果一个变量在扩张阶段和衰退阶段的表现与总体经济行为一致,称为顺周期指标;如果一个变量在扩张阶段和衰退阶段的表现与总体经济行为不一致,则称为反周期指标;如果出现有时顺周期、有时反周期的情况,说明这个变量没有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那就认为这个指标是非周期的,非周期经济指标不能作为矿业行业指数的指标。除此之外,还可以利用几种常用的方法如K-L信息量分析、交叉相关分析、聚类分析、峰谷对应法等分析筛选出先行指标、一致指标或滞后指标。四是周期波动的要素性原则。矿业行业指数包含着标识月份或季度时间序列的四种波动要素,亦即长期趋势要素、循环要素、季节变动要素和不规则要素。矿业行业指数编制过程,就是分析长期趋势要素、剔除不规则要素、认识循环要素、调整季节变动要素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从要素入手,探索矿业周期波动规律的过程。

按照这样几条原则,我们就可以筛选和确立指数指标。指标筛选确定是矿业行业指数编制的关键性、奠基性、前提性工作。本研究按照专家意见进行指标初选,从基本数据库2万多条数据中筛选出160个经济指标(这些研究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国土资源部、国家海关总署等国内机构)。然后进行要素经济学、数据统计来源、矿业指标相关性分析,确定第二批36个指标;最终确定10个指标(表1)。

一是主要矿产品产值指数,指的是在一定时间内生产出来的主要矿产品的产值,是矿业行业指数的基准指标;二是主要矿产品价格,指的是主要矿产品同货币交换比例的指数,或者说价格是主要矿产品价值的货币表现;三是主要矿产品库存量,指的是尚未销售的矿产品;四是主要矿产品进口量,指的是通过国际贸易将境外矿产品输入到本国的数量;五是矿业主营业务收入,指的是企业确认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等主营业务的收入;六是矿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指的是矿业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在一定时期内建造和购置固定资产的工作量以及与此有关的费用;七是矿业股票指数,指的是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矿业股票价格指数;八是采购经理指数(PMI),指的是一个国际上通用的综合指数,由五个扩散指数即新订单指数、生产指数、从业人员指数、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主要原材料库存指数加权而成;九是货币和准货币(M2),指的是用来反映货币供应量的重要指标;十是发电量,指的是电力系统所有发电机组实际发出的电能的总和。

在基准值的选取中,中国矿业行业指数与国家统计局宏观经济指数和美国USGS初级金属工业指标基本一致,均采用生产方面的指标作为基准值。与国家统计局宏观经济指数相比较,矿业行业指数引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PMI、M2和发电量等指标。但国家统计局宏观经济指数只包含M2,没有选用PMI和发电量以及其他涉及矿业的指标。这说明:一方面,矿业行业指数与国家统计局宏观经济指数密切相关;另一方面,矿业行业指数主要体现矿业的特点。

中国矿业行业指数与美国USGS初级金属工业指标相比较,在指标选择上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别。美国USGS初级金属工业指标,除价格和M2以外,多是基于古典循环的水平值序列;中国矿业行业指数指标基于增长循环的增长指标,均计算指标的增长并进行季节调整(表2)。

中国矿业行业指数试图表达矿业全产业链的状况,更侧重于矿产资源开发环节,泛指采掘业、采选业,试图兼顾开发环节上游的地质勘查,但数据较难获取,所以将矿业开发环节作为矿业行业指数的主体。对于开发环节的下游,有两个方向的考虑:一个是产量;一个是下游产品,因而向下游的延伸依旧是矿产资源开发后转化的产量。人力资本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但是数据较难获取。另一个是价格数据,现有矿产品综合性价格数据较多,USGS采用初级金属价格指数增长,这个数据来自LME主要金属期货每日收盘价,USGS用一定权重进行合成后计算其增长。所以,借鉴USGS的研究方法,收集相关价格指数后进行权重分配再合成计算。

记者:研究编制矿业指数,主要是为了实践,为了在我国国家的矿业行业发展中广泛运用,从而以科学而权威的数据为行业的科学发展提供依据。能否请您谈谈中国矿业行业指数在研判当前矿业走势过程的实战意义或范例?

余韵:本研究所界定的矿业,主要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指标中的矿产采选加工制造业,即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中国矿业行业指数监测和跟踪研究成果表明,中国矿业发展与国家崛起如影相伴,尤其是从2002年开始,中国矿业大约经历了10年持续快速向上发展的景气时期(2008年经济危机虽然对矿业发展造成一些波折性影响,但是很快就反弹恢复),直至2012年,中国矿业行业指数再次进入调整阶段,且整体处于持续震荡下行态势。2016年,煤炭、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和油气行业指数翘尾反弹,让人们看到矿业发展周期性变化的新希望。但因矿业回暖动力略显不足,导致中国矿业行业指数后续攀升乏力,从而进入没有大升大降、基本平稳运行的平台时期。从目前数据来看,煤炭行业指数已经在120点站稳5个月,有色金属行业指数已经在171点站稳6个月,油气行业指数已经在115点站稳5个月。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黑色金属行业指数持续位于138点左右,2017年2月小幅下降2个点。

当前,全球石油供应基本稳定,供略大于求。IEA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供应为97百万桶/日,需求为96.6百万桶/日。预计2017年较上年增加140万桶/日。2016年全球原油库存呈现稳中有降态势。OPEC剩余产能持续6年下降,2016年低于2006~2016年平均量(2.3百万桶/日)。

国内煤炭行业“三升三降”,使扭曲的煤炭市场逐渐走向平衡。“三升”是进口上升、价格上升、效益上升。一是进口量上升。2016年全国煤炭进口同比增长25.2%,2017年1~2月全国煤炭进口同比增长48.5%。二是价格上升。2016年初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为317,11月为607,上涨63.6%;11月后连续14周小幅度下调;到2017年3月第三周价格指数又上升为606。不仅国内煤炭价格上升,国际煤价涨幅更大,如澳大利亚动力煤价格翻一番,炼焦煤价格翻两番。三是效益上升。煤炭行业效益2011~2015年连续4年下降,2016年煤炭企业利润大幅上升,2017年2月又同比增长223.6%。“三降”是国内煤炭需求下降、产量下降、投资下降。一是需求下降。2016年,全国煤炭消费量下降4.7%;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比重由64%降至62%。二是供应下降。2016年全国原煤产量下降9%。2017年1~2月煤炭产量继续下降,同比下降1.7%。同时,煤炭铁路运输量、港口运输量下降。铁路运输量2016年同比下降4.7%。三是投资下降。2016年全国煤炭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4.2%,是连续第5年下降。2017年1~2月煤炭采选业固定投资继续下降,同比下降21%。

国内铁矿石消费、产量、进口和库存有所上涨,投资、增加值和行业效益有所下降。2017年1~2月份,铁矿石消费量同比增长7.7%;产量同比增长15.3%;进口同比增长12.6%;2月末港口库存突破1.3亿吨。固定资产投资同比略降0.2%;增加值同比下降2.5%;2016年规模以上矿山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7%,降幅较上年收窄13个百分点。

国内有色金属各子行业分化结束,生产平稳运行,需求稳定增长,效益好于预期,但有效投资下降。2016年,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同比增长2.5%。主要金属消费量均有所增长,增长率从高到低依次为:金属锂消费量同比增长17%;原生镍消费量同比增长10%;原铝消费量同比增长8.8%;精铜消费量同比增长6.1%;金属钴消费量同比增长3.7%;精锌消费量同比增长3%;精铅消费量同比增长1%。有色金属采选业利润总额247.4亿元,同比增长9.4%。有效投资连续两年负增长,连续5年增幅下降。2016年,有色金属固定资产投资下降7.3%。

中国矿业行业指数显示,矿业调整阶段尚未结束,矿业发展稳中求进,正由量变向质变转化。尽管矿业发展仍然处于调整阶段,但矿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仍然没有动摇。矿业发展稳中求进是宏观经济稳中求进的基本保障,矿业改革深入推进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举措。在此期间,增强矿业回暖动力至关重要。我们有理由相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三去一降一补”措施的不断落实,必将有力推动矿业结构调整,进一步增强矿业回暖动力。

(余韵博士系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资源经济管理研究室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