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矿产综合利用技术优势的思考(成都综合利用所 胡泽松)

来源:地调局成都综合利用所 作者:胡泽松 发布时间:2018-12-29

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时代,要求地质工作加快向支撑服务包括矿产资源在内的自然资源管理转变,现就矿产综合利用工作转型发展,谈谈心得体会。

一、精心服务自然资源部管理,必须准确把握自然资源部职能定位

自然资源部归结起来有两大任务:一是行使自然资源所有者职责,二是自然资源空间利用管控和生态修复。

1、组建自然资源部是建设生态文明保障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千年大计的需要;

2、组建自然资源部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是宪法的重要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九条: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

3、自然资源部“三定”方案,体现了国家治理体系的总体要求。自然资源部的职能按照责权原则分为以下板块:行使所有权益及权益边际管理;自然资源权益流转管理;自然资源管理的支撑保障;履行自然资源管理的措施等。

二、必须按照矿产资源权益管理的要求,认清地质工作的本质特征

1、维护所有者权益是地质工作的重要任务

国家通过地质工作形成矿产资源权益,自然资源部作为国家矿产资源的全民所有者代表,通过设置确权和出让的制度,推动社会、经济、生态三者效益相协调的矿业开发活动,为全民所有者创造价值,推动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维护所有者权益是地质工作的重要任务。

2、发掘所有者权益是地质工作的重要内容

地质工作是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确权和向社会依法出让的重要保障,地质工作的过程就是揭示矿产资源价值、形成矿产资源权益的过程。地质工作应该也必须围绕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实现途径的监管来开展支撑服务。

三、矿产综合利用技术是保障国家矿产资源权益的重要支撑

1、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工作是确定矿产资源价值技术经济属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形成权益,确权的需要;二是矿产资源开发过程,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发生变化,确权的需要;三是矿产资源开发活动完成后,国家自燃资源所有者权益的增贬评价,确权的需要。

矿产资源利用技术通过对矿业活动全过程的参与,确保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的技术经济属性得到维护,从而充分保证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

2、矿产综合利用技术经济评价应贯穿于矿业活动始终

(1)用新理念新视角规范矿业活动

矿业开发活动必须通过高价值、低消耗、环境友好可修复的矿业活动,实现“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协调统一。

一是建议建立“矿山开发指数”设置矿山开发“必要条件”,实现矿业开发“事前管理”。

建立“矿山开发指数”,目的是确立采矿权设置的动态管理边际。“矿山开发指数”体系应该以原矿价值为经济因子,以矿山性质为开采因⼦、以矿物性质为加工因子、以社会发展为投资因子、以环境容量为保障因子、以矿山可恢复为保证因子,甄别矿山开发利用价值“必要条件”评价体系。

二是通过规范矿业开发活动,实现矿业开发“事中管理”。

矿业活动必须与生态建设紧密结合,矿山环境修复方案要与矿山开发方案同论证、同备案、同实施、同检查、同验收。

三是通过地质工作与宏观经济学的多学科交叉,建立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为依据的绿色矿业评价机制,实现矿业开发“事后管理”,给企业“加压”、给政府“减负”。

(2)构建地质工作和矿业开发的价值评价和传递体系,保障国家所有者权益的实现

一是构建资源评价与资源可利用经济技术评价并举的矿产资源价值评价体系,树立为国家资源所有者权益实现而开展公益性地质工作的基本理念;

二是建立科学、公平、市场化的矿业权权益评价体系,把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的实现贯穿于地质工作和矿业开发始终,形成不同地质工作程度下的资源价值评价体系和风险提示体系;

三是搭建矿业交易平台,加强政府领导和公益性地质工作引导,借鉴国外的实践成果,积极探索风险勘查与金融资本市场的融合,完善评价体系和风险提示体系,引导和鼓励社会参与,实现公益性地质工作、风险地质勘查和矿业资产权益形成的价值链,为保障国家资源需求提供多快好省的实现途径,为公益性地质工作搭建成果转化的桥梁,为利用社会资金参与地质找矿疏通通道。

四、保障国家资源安全,矿产综合利用技术不可或缺

我们必须按照部党组的要求、局党组决策部署,适应地质工作的转型发展。

1、矿产综合利用工作是公益性地质工作重要组成部分

在新时期地质调查工作从传统的资源潜力评价向资源潜力、技术经济条件、生态环境影响“三位⼀体”评价转变过程中,矿产综合利用技术为 “技术经济条件”评价提供重要支撑。

2、实现“三位一体”评价需要体制、机制创新

中国地质调查局目前的三级项目管理体制和局属单位项目委托机制应该适应“三位一体”评价的需求。

3、必须把技术经济评价标准体系的建立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我们所使用的技术评价的方法是从工业部门的预可研、可研套过来的,与资源潜力评价所处阶段基本脱节,无法满足地质调查工作的需求,必须把技术经济评价标准体系的建立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