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调百年传薪火 砥砺奋进谱新篇

       1916年2月,民国政府农商部设立直属的地质调查局,农商部矿政司司长张轶欧兼任局长,丁文江和瑞典人安特生(J. G. Andersson)任会办(副局长),章鸿钊、翁文灏分别任局下设地质、矿产两股股长。同年10月,地质调查局改为地质调查所,丁文江任所长。该局(所)定额39人,实行独立核算,年经费预算68000元。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批18名地质毕业生于同年7月正式进入农商部地质调查局工作。由此,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历史的序幕正式拉开。
       在百年的风云变幻中,地质调查机构历经变迁,数代地质人开拓与创新之精神不移,传承与坚守之志向不变,与民族同呼吸,与时代共发展。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历史,是地质人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的历史,是地质科技进步与创新的历史,是地质人才成长与进步的历史,是地质文化创造与传承的历史。
       百年地调因使命而生。从最初地质调查局的建立,地质先辈们怀拳拳赤子之心,以“欲发达国家实业,必先从事于地质调查”之担当,在隆隆炮火中开展石油、煤炭、盐等“实用之矿产调查”,以利民生。新中国百废待兴,五大煤炭基地、十大钢铁基地为新中国建设、原子弹成功研制提供了雄厚的资源基础,提振了民族信心。世纪之交,实施新一轮地质大调查,取得了一批以青藏高原地质调查成果为代表的重大成果,发现了一批大型矿床。地质人在满足国家和民族的需求中不辱使命,创造辉煌。
       百年地调因服务而立。地质调查工作在服务社会和民生的过程中,不断拓宽工作领域,充分发挥基础先行作用。突出能源地质调查,服务国家能源安全。开拓海洋地质调查,服务海洋矿产资源开发,维护国家权益。把脉地质环境,支撑三峡水利枢纽、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青藏铁路等重大工程建设,服务长江经济带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服务民生工程,推进防灾减灾地质调查,科学指导地质灾害应急救援;实施应急找水、提高水资源保障能力,全力守护百姓“生命线”。地质人在多元化服务中履职尽责,彰显价值。
       百年地调因创新而兴。科技创新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在实践中得到实现和验证。从陆相生油理论,到成矿模式,再到成矿系列;从燕山运动,到中国特色的几大构造学派,再到大陆动力学、岩溶动力学和地球系统科学;从传统的地质调查,到星空地一体化地质调查探测技术体系,再到深地勘测、深海探测和深空观测,地质人在科技创新中追赶跨越,屡写新篇。
       百年地调因人才而强。从章鸿钊、丁文江、翁文灏等以自强自立之精神,博古通今之学识,在中国开辟地质事业,到新中国成立后李四光、黄汲清等老一辈地质人以国家和民族需求为己任,鞠躬尽瘁、悉心戮力,推动地质事业不断向前发展。从最初的 “十八罗汉”到后来的多位院士,“爬山必到峰顶,移动必须步行”的谆谆教诲,孜孜研究、劳劳奔走的求学态度和实践精神代代传承,催生出“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勃勃生机。新时期果敢确立“五问”、“五不唯”的人才和成果评价标准,精心构筑技术人才与管理人才成长进步的 “双通道”。地质调查事业人才辈出,日新月异。
                     ......更多

媒体播报您的位置: 首页 > 地调专题 > 地调百年 > 媒体播报

百年托起强国梦

——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历史回眸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史纲》编写组 发布时间:2016-11-11

  百年地调,百年沧桑。回眸历史,是过去对现在的忠告,是现在对未来的问候。

  1916年2月,民国政府农商部设立直属的地质调查局。同年10月,地质调查局更名为地质调查所,实行独立核算。自此,中国地质调查事业百年发展历史的序幕正式拉开。

  我们回顾地质调查百年发展历史,就是要瞄准“两个一百年”的战略目标,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把当代地质调查事业更加紧密地置身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中;就是要更好地把握中国地质调查事业的发展方向,确保中国地质调查工作始终与国家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就是要进一步弘扬科学精神,创新地质事业,发扬优良传统,更好地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1 肩负使命报效国家 百年梦想百年奋斗

  

  1916年7月,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批地质毕业生18人正式进入农商部地质调查局工作,成为引领中国近现代国家地质调查工作的先驱。自此,中国地质调查事业拉开帷幕。

  在抗日战争的颠沛流离中,地质调查所先由北平迁往南京,后由南京经长沙迁往重庆。在这个时期,地质先辈们相继发现了延长油田、玉门油田,在江西发现了一批钨矿,在滇黔发现了铝土矿,在云南昭通、贵州水城发现了煤矿,煤炭储量都超过了亿吨,为抗战提供了有力的资源保障。

  从20世纪初至1949年,以章鸿钊、丁文江、翁文灏、李四光等为代表的299位地质先驱足迹踏遍了全国,地质科学理论迅速传播,推动着地质调查事业从无到有,在曲折与磨难中前行。

  新中国成立以后,从“一五”时期开始,国家经济建设急需矿产资源支撑,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以“找矿兴国”为己任,将旧中国存留的地质资料和人才火种传承壮大。由李四光先生领衔筹划,于1950年8月成立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致力于新中国地质工作的总体构架。

  1952年成立的地质部,领导和管理国家矿产资源的普查、勘探,统一安排并组织实施全国地质工作,李四光任地质部部长。从“一五”到“三五”期间,国家组织对30多种矿产开展了勘查,建立了五大煤炭基地和十大钢铁基地,扩充了国家黄金储备。发现了大庆、胜利等油田,使我国甩掉了“贫油国”的帽子。发现了铀矿和稀土矿床,为“两弹一星”成功发射提供了资源基础。初步调查了全国地下水的分布和形成规律。开展了“三线”地区的区域地质调查、石油与天然气调查、重点地区喀斯特地质调查、重大桥梁工程地质勘查和河西走廊地区水文地质调查。即使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 时期,地质调查工作受到了极大干扰,地质部门被撤销,但地质人以极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尽最大可能排除干扰,取得江西德兴和西藏玉龙铜矿、山东焦家金矿、辽宁瓦房店金刚石矿等找矿突破。

  改革开放之后,党和国家把工作重心重新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恢复了地质部,开启了中国特色地质调查的新时代。1982年,地质部更名为地质矿产部。地质工作者以“富国兴业”为己任,在“三光荣”精神的指导下,以国家和市场的需求为导向,实现地质工作战略转移,不断扩展地质工作服务领域,推动地质工作结构战略性调整。

  加强基础地质调查和重要成矿区带地质勘查,提高图幅质量。实施第二轮石油普查,塔里木盆地“沙参2井”高产油气流的产出,实现了中国古生代海相油气的新突破。珠江口盆地油气的突破,使南海成为一个重要的海上油气产区。平湖一井工业油流的发现,实现了东海油气勘查的重大战略性突破。实施二轮远景区划和第二轮固体矿产普查,发现了一批重要矿床,尤其以金矿为突出。参与长江三峡等国家重大工程建设论证,成功实施长江三峡链子崖地灾防治工程。完成了全国水文地质普查,实施了西北地区特别找水计划,开展城市水工环地质调查,拓展地质调查新领域,促进地质工作结构调整。

  世纪之交,国家深化“富国兴业”总格局,1998年成立国土资源部,次年果断实施地质勘查体制改革,组建了中国地质调查局。以公益性地质调查工作为核心,先后着力实施“新一轮国土资源大调查计划”、“地质矿产调查评价专项”,提高地质调查程度,加强矿产地质调查、勘查,提高矿产资源保障程度,推进矿产勘查战略西移。着力实施环境地质保障工程,支撑三峡水利枢纽、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青藏铁路的建设,支撑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着力实施海洋地质调查专项,地质考察推进到南北极,深入到大洋领域,重点区域发现了油气、天然气水合物、锰结核等海洋矿产,支撑服务我国海洋强国战略,为维护海洋权益、解决海洋争端提供重要地质依据。积极开展国际地质矿产合作,支撑服务“一带一路” 建设。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仅对煤、铁、铜等20多种矿产进行过不同程度的调查,探明储量的矿产只有2种;而截至2015年,我国已发现的矿种达172种,探明储量的矿产达到159种,有20多种矿产储量位居世界前列,其中12种为世界第一。

  在地质调查即将进入新百年之际,地质人要以“强国富民”为己任,紧紧围绕实现两个“百年目标”,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做好“六大服务”,即服务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保障,服务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服务防灾减灾,服务新型城镇化、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重大工程建设,服务海洋强国建设,服务国防和军队建设,推进地质调查战略性结构调整,全面完成地质调查“十大计划”,创建世界一流地质调查机构,努力实现从地质大国走向地质强国。

  

  2 全球视野不断创新 深化科研把握时代

  

  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历史,从根本上讲是近代世界先进科学技术在中国艰难传播、生根发芽和蓬勃发展的历史,也是当代中国地质人蘸着长江、黄河水书写的科技进步和对世界地质学钟情回馈的创新史。

  地质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经验表明,科技革命总是深刻地影响着地质调查工作的格局。历史经验也表明,地质调查的过程本质上就是科学研究的过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科技创新始终贯穿地质调查全过程。

  民国时期,虽然没有开展正规系统的地质勘探,但地质学家们为中国基础地质调查的开创和地质理论的建立作出了历史性贡献。1926年,翁文灏立足中国区域地质调查工作,创造性地提出了“燕山运动”新理论。李四光的《中国地质》(英文版,1939年)和黄汲清的《中国主要地质构造单位》(英文版,1945年)这两本影响深远的经典著作,也都是经历了地质调查工作获得新的认知后形成的。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地质科学家创建了地质力学理论体系、多旋回构造学说、断块构造学说、地洼学说和波浪镶嵌构造学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1:20万区域地质调查工作,建立了区域地质调查理论和方法体系,带动了地质科学各学科的快速发展。以地层和古生物研究为例,地质调查工作每经历10~20年,地层格架、地层对比的认识就会有重大提升。区域地层认识的提升又指导了区域地质调查工作。同时,区域调查过程中往往会有古生物化石的重大发现,从而认识、推演出地球生命早期演化的部分历史。

  进入新世纪之后,继续深化热河古生物群及燕辽古生物群、关岭古生物群、瓮安古生物群以及西藏晚中生代生物群的研究工作,发现了一批重要的古生物化石,取得了有重大国际影响的原创性成果,为探寻生命起源演化,厘定相关地层时代和进行地层对比作出了重要贡献。我国先后建立了10个年代地层单位界线层型剖面和点位(俗称“金钉子”),在全球已建立的110个“金钉子” 中占有相当份额,标志着我国地层学研究已占据重要的国际地位。

  历史经验表明,地质科学既具有世界性和时代性,又具有地域性和应用性。发展地质科学必须坚持全球视野,把握时代脉搏,又坚持自主创新,解决实际问题。

  大庆油田、胜利油田、大港油田、辽河油田等一批油田发现的大量实践和研究,冲破了传统的海相生油理论,建立了陆相生油理论,提出了一套坳陷盆地砂岩背斜油藏的勘探思路和油气聚集理论,即“源控论”。经过对渤海湾20多年的勘探,一套断陷盆地复式油聚集(区)带理论和以任丘古潜山油气藏为代表的“新生古储”油气聚集理论的诞生,大大丰富和发展了陆相生油理论,形成了与世界海相生烃理论并列的理论体系,有效地指导了我国油气勘探工作。

  20世纪80年代,通过应用研制的高精度分析仪器,创立了不同景观区的区域化探扫面方法,建立了39种元素的多方法系统和分析质量监控方案,使全国所有参与区域化探的图幅数据都可以相互对比,使中国区域化探工作进入国际领先水平,发现了一大批新类型矿床(如卡林型金矿),形成了新的成矿理论和勘查思路。世纪之交,应用现代分析技术,建立了54种元素化学分析系统和监控系统,使“化学地球”国际大科学计划成为可能。近年来,地、物、化、遥数据综合已向大数据、云计算发展,集成化、智能化正在改变着传统地质调查工作,蜕茧蝶变已见端倪。

  中国大陆科学钻探工程、汶川地震断裂科学钻探工程以及深部技术与实验研究专项等重大科学工程的接连实施,已带动地球深部探测与地质科学前沿研究,提高了我们对地球深部过程与演化的认识,为创建新的地学理论奠定了基础。

  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勘查与开发研究起步晚于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但是我们发挥后发优势,奋起直追,提升了对天然气水合物形成机理的认识。初步形成了完整的天然气水合物勘查技术体系,在陆域和海域均实现了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发现的重大突破,已处于与发达国家并跑阶段。目前正大力推进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努力攻克商业化开发的技术瓶颈,力争使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开发领跑世界水平。当前,我国地质科技正向深陆、深海、深空迈进。全面增强地球系统及资源环境的探测能力,时代的要求和我们的命运同在。

  

  3 江山代有才人出,科学火种已燎原

  

  100年前,18位风华正茂的青年,在地质宗师章鸿钊、丁文江、翁文灏等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的悉心培养与严格教导之下,从地质研究所完成学业后加入到地质调查局工作,形成了中国地质调查事业的第一批火种。地质研究所虽然只培训了一批学员,却为中国地质科学的发展奠定了第一块人才基石。

  这“十八罗汉”身披历史迷茫的尘烟,心怀科学救国的梦想,风餐露宿、筚路蓝缕地投身于野外地质调查工作,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取得了不少调查研究成果,如王竹泉在延长油田的前期调查成果、谢家荣等1935年完成的《扬子江下游铁矿志》,成“燎原之火” 则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

  为加快工业建设,国家非常重视地质人才的培养。1952年,国内高校调整地质专业设置,成立学科齐全的专业地质院校。至1966年,除北京、成都、长春3个地质学院外,全国已有20余所高校设有地质系、煤田地质系、海洋地质系等。在1953~1966年的十余年中,地质部门培养的各层次地质类毕业生已达7.5万人,是1949年前培养的地质专业人才的100多倍,加上其他部门培养的地质人才,总数逾11万人。其中,研究生占总数的0.75%,本科生占38.8%。这些毕业生分配到了全国地质勘查单位,充实了地质科技力量,很快成为中国地质事业的中坚。

  “文革”时期,虽然教育战线正常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各地地质部门仍想方设法采取多种形式自主办学等,如职工大学、地质技工学校和各类培训班,支撑了地质工作的需要。

  改革开放后,孙大光同志积极推进地质干部队伍和技术人才建设。他坚持“选人唯贤、选人唯实、选人唯严”的原则,注重选拔有实绩的中青年干部,为中国地质事业输送了大批人才。随着国家对地质需求的不断增加,地质工作服务领域不断扩大延伸,高等地质教育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地质专业不断健全完善,1977~1996年总计培养各类地质毕业生30万人。在地质工作进入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时期后,我国陆续成功举办了国际地质大会、石油地质国际会议等一系列国际性会议;积极参与国际地学计划,与国际地学领域广泛合作交流,拓展国际双边、多边合作关系,培养了一批地学领域国际化、专业化人才队伍。

  新的中国地质调查局自1999年成立以来,经过17年的建设和发展,地质调查队伍已初具规模,截至2016年10月,共有在职职工7549人。其中,拥有博士学历的1423人,硕士学历2392人,分别占总人数的19%和32%;拥有正高职称的有1185人,副高级职称1464人,分别占总人数的16%和19%。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16人,获得“李四光学者”称号9人,杰出地质人才33人,优秀地质人才58人。

  

  4 用文化凝练历史,用文化传承精神

  

  在抗战时期,为了不中断地质调查工作,许多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不畏艰险甚至付出了生命。丁文江在考察煤矿过程中而亡,吴希曾、林文英在野外调查时遭覆车之祸,朱森、计荣森、胡伯素、张沅凯、刘庄等在恶劣环境中因病英年早逝,赵亚曾、许德佑、陈康、马以思在科学调查中丧命于匪祸。

  以李四光为代表的老一辈地质学家,舍弃国外优裕的生活条件,情系山野,精忠报国,披肝沥胆,创立新论,成为中国知识分子之旗帜,一面民族之旗,一面行业之旗。他们秉持着矢志不移的爱国情怀,坚持真理的科学品格,强烈执着的创新意识,诲人不倦的师表风范,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形成了李四光精神,掀起了本行业第一次文化高潮。这种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义无反顾地投身光荣而艰苦的地质事业,为民族振兴、国家富强贡献力量。

  改革开放以来,地质事业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这一时期,地质人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勇于探索,改革创新,吸收和创造了一系列新的价值理念,为地质文化注入了崭新的文化元素。经过充分酝酿,在李四光精神基础上,中国地质界提出了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三光荣”精神是地质人在长期艰苦创业过程中形成的主人翁精神,是其“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意识和责任意识,集中体现了地质工作者报效祖国的坚定理想、甘于奉献的行为风范和不求名利的价值追求。依靠这种精神,这支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进一步增强,推动了地质工作不断向前发展。

  从列强入侵时“拼到泪枯丝尽”的献身爱国,到新时期攀青藏入南极的责任意识;从建设时期“地质先行”的服务国家工业化建设,到抗震救灾扶贫找水的奉献担当;从“锤子起处发现到,共同研讨乐无涯”的基础资料收集,到自主研发非载人遥控深潜“海马号”的科技创新;从奋发图强实现我国古生代海相层系油气首次重大突破的“沙参2井”,到多家单位联手开发具有历史性、里程碑式的“安页1井”的团结协作;从一穷二白时“远看像逃难,近看像要饭,仔细看是地质队员”的不图享受,到即将实现全面小康时期的干净廉洁,地质文化理念始终紧紧扣住时代的脉搏,凝聚时代最核心的灵魂。

  百年历史经验表明,地质文化是一支队伍、一个行业的灵魂,一支用先进文化武装的队伍是不可战胜的。

  

  5 落实五大理念,迎接全新百年

  

  在地质调查跨入新百年之际,我们将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其一,地质调查工作如何适应“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其二,地质调查工作如何适应新技术革命的挑战?其三,地质调查工作如何适应传统矿业转型时的新需求?其四,地质调查工作如何适应地质科学的新发展,从深陆、深空、深海迈向宇宙?其五,地质调查工作如何适应开辟地学应用新领域,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新时期地质调查总体方略。全面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主动适应国家经济发展新常态,紧扣“全力支撑能源资源安全保障,精心服务国土资源中心工作”的基本定位,坚持建设世界一流地质调查局的目标不动摇,实施科技兴局、人才强局和依法治局战略,努力实现服务一流、成果一流、科技一流、人才一流、装备一流、管理一流;到2020年,在天然气水合物、页岩油(气)、铀、地热、锂、地球化学、航空地球物理、岩溶地质、海岸带综合地质调查、资源环境承载力评价等部分领域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到2030年,地质调查整体水平进入世界领先水平,到2050年成为世界地质强国。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地质调查战略性结构调整。根据国土资源部党组提出的地质调查工作“六大服务”要求,科学部署并精心实施地质调查“十大计划”,把能源矿产调查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更加有力地支撑服务能源资源安全保障和油气勘探开发体制改革;加快推进海洋地质调查,更加有力地支撑海洋强国战略;加强自然资源、国土空间、生态环境、地质灾害调查工作、服务“三大战略”(“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经济带),强化地质调查工作对国家重大战略实施的支撑;按照这“十大计划”对地质调查业务结构进行重大调整,并相应地对组织结构、人才结构、预算结构进行重大改革;建立计划—工程—项目的业务推进体系,建立目标责任制,明确计划协调人、工程首席、项目负责人的责、权和利。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地质科技体制改革。牢固树立地质调查的过程就是科技创新过程的理念,用地质科技创新改造地质调查、引领地质调查、支撑地质调查,全面提升依靠地质科技创新解决重大资源环境问题和基础地质问题的能力。以需求和问题为向导,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坚持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双轮驱动”,坚持“十大计划”平台和国家科技创新平台协调联动,坚持地质调查与科学研究有机融合,全力推进深地、深海和深空战略科技计划实施。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地质调查成果和人才评价机制改革。建立以“五问”、“五不唯”为导向的地质调查成果和人才评价标准。一问是否解决能源、资源、环境、灾害或基础地质问题;二问是否实现转化应用和有效服务;三问是否促进科学理论创新和技术方法进步;四问是否促进人才成长和团队建设;五问是否经费预算制定合理。把这个“五问”标准贯穿地质调查项目立项、项目评估、成果验收、奖励评审等全过程。建立“不唯资历、不唯学历、不唯职称、不唯论文、不唯奖项”的人才评价标准,将品德、能力、成果业绩作为人才评价标准。对卓越、杰出、优秀地质人才实行岗位聘用制,明确岗位考核目标。构筑管理和技术人才成长双通道,让技术人员安心做技术业务工作。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践行新时期地质工作者的核心价值观。在新时期,要在继续秉承“三光荣”传统、李四光精神的基础上,发扬“责任、创新、合作、奉献、清廉”的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引领中国地质调查工作爬坡过坎、一往无前。